电竞小王上线!王思聪陪练游戏每小时收费666元

网络红人 2020-05-09 11:25:54 0
摘要:游戏陪练正逐步走向平台竞争的新格局。有意思的是,定价最高的游戏陪练大神是IG战队退役选手王思聪,陪练收费666元/小时。

原标题:游戏陪练市场规模达百亿 王思聪凑热闹每小时收666元

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

每经记者 许恋恋

随着电竞产业发展,电子竞技陪练师成为官方认可的职业,游戏陪练群体也逐步走向台前。经过过去几年的资本爆发、平台“百团大战”,以及淘宝、虎牙、斗鱼的入局,游戏陪练正逐步走向平台竞争的新格局。

“一开始出国时间很多,想找别人一起开黑,就在比心上找人一起玩,后来发现自己也可以接单,就慢慢开始了。”比心昵称为“小忧”的一位00后如是向记者表示,其是来自美国西雅图的游戏陪练,刚上大一,目前已从一个小白用户变成颇受欢迎的游戏陪练大神,最近她也没闲着,有空就接单,赚零花钱。

“小忧”今年19岁,她告诉记者,虽然是兼职陪练,但她在游戏陪练平台比心陪练上接单的收入,已能够覆盖在西雅图的日常开支。像“小忧”这样的游戏陪练,在比心上,有约300万的规模,不少是全职陪练。

比心陪练副总裁杜明江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专访时表示,作为仍处在高速发展阶段的成长型市场,游戏陪练现阶段市场规模已达百亿左右,且呈现两极分化的局面。

有人花308万元找陪练

“小忧”目前是兼职游戏陪练,当被问到是否会将游戏陪练作为全职职业的时候,她笑了笑说,自己才大一,还没想那么长远。“能将兴趣爱好用在挣钱上,给父母买点礼物,就很满足了。”

和“小忧”不同,比心昵称为“建刚蛙”则是一位90后,其已将自己的职业重心转移到了游戏陪练上。在成为一名全职游戏陪练之前,她是某省级电视台员工,业余时间爱打游戏的她偶然接触到了游戏陪练,随后下决心辞掉了外人眼里颇为风光的工作。

“一开始家人还是很不理解,但后来做游戏陪练的收入超过了原来的收入,家人也就慢慢接受了。”“建刚蛙”告诉记者,她现在每个月简单接接单,收入轻松过万。

软萌的“小忧”和利落的“建刚蛙”,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游戏陪练。小忧将普通的爱好转变成能赚钱的兼职,顺便解决了移民后的孤独问题;“建刚蛙”则是将游戏陪练作为新的职业生涯起点。“建刚蛙”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很多人认为游戏陪练是青春饭,她并不这么认为,未来也会在陪练领域找到更适合自己的职业规划。

据了解,处在金字塔顶端的游戏陪练收入能达到百万元以上,不少人月入过万元是常事。此前陪练平台捞月狗曾透露,平台上游戏陪练月收入最高达到十几万元。根据比心公布的《游戏陪练白皮书》,平台上已经有接近150万游戏陪练赚到钱,其中全职平均月收入7857元,兼职平均月收入2929元。有意思的是,定价最高的游戏陪练大神是IG战队退役选手王思聪(比心昵称:ig.wxz),陪练《云顶之弈》收费666元/小时。

杜明江表示,年入百万元的陪练大神,收入是相对多元的,订单收入只是一方面;另一方面,一些颇具潜力和特色的游戏陪练大神,有机会通过平台输送到合作的短视频MCN机构,扩大影响力,从而带来更多附加价值。

上述白皮书显示,超过2/3愿意找游戏陪练的用户是95后,也有不少用户消费能力惊人。以比心为例,2019年度,比心陪练平台订单消费金额最高的“金主爸爸”花了308万元找大神陪自己打游戏。

杜明江表示,年轻一代消费观念更开放,爆款手游带动游戏用户基数增长,两大因素共同推动游戏陪练这一新兴行业的崛起。“这些有陪练需求的用户,一方面想赢,快速获得游戏的胜利感,另一方面也是解决陪伴的诉求,很多年轻人毕业后,很少能和上学时代一样随时和好朋友开黑了。”

在与游戏陪练交流中,记者注意到,无论是90后还是00后,无论全职还是兼职,他们都将“陪人打游戏”视作一种正常的职业选择。从这个维度来看,游戏陪练,无疑成为Z时代的职业新选择之一。

红杉、启明等资本入局

游戏陪练平台,是一个专属中国游戏市场的现象。2014年以后,以鱼泡泡为代表的独立APP出现之前,游戏陪练主要存在于一些游戏公会。杜明江介绍,从资本角度看,介入较多的是2017年~2018年,是行业第一波爆发期。

从纵向时间线来看,2014年~2015年是游戏陪练平台的“萌芽期”,当时只有几亿元的市场规模,竞争并不激烈。2017年,有多款相关APP入局,被行业人士戏称为“百团大战”。当时也有媒体把2018年称为游戏陪练“元年”,头部平台开始加大投入,优化模式。此过程中,也有平台因为经营理念关系,即使拿到资本支持,也逐渐掉队。

在资本对游戏陪练平台趋之若鹜的2018年,不少平台拿到了可观的融资。比心陪练2018年也宣布了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,由IDG领投。暴鸡电竞在2017年拿到4500万元A轮融资,由红杉中国领投,2018年又宣布了1500万美元的A+轮融资,由启明创投领投。捞月狗在2018年也宣布了2亿元的C轮融资,由天图资本领投。

进入2019年,行业从“碎片化”进入“平台化”阶段,两极分化的局面比较明显。不少垂直平台在拿到融资以后发展不顺利,除了头部平台以外,其他平台要么销声匿迹,要么步履维艰。

至此,资本的战争可以说已经接近尾声,这是游戏陪练行业的共识。杜明江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比心陪练从2018年开始,就保持了比较好的规模化盈利状态,用户增速也越来越快,因此对于资本方面没有强需求,管理团队将更多精力放在业务发展层面。

2018年,比心陪练曾经公布,平台月流水超过2亿元。杜明江并未透露比心目前的营收规模,只是向记者表示,2020年数据方面有明显的上升。

一位资深行业人士则告诉记者,对陪练平台来说,需要依赖爆款游戏,这也是行业的瓶颈之一。爆款游戏能够一下打开陪练市场,给平台带来新机遇,但爆款是不可预料的。“从当下的情形看,进场的小玩家基本已经没有机会了,无论是用户获取难度,还是流量成本以及风控等,资本不会再向小玩家倾斜。”

游戏陪练平台靠什么赚钱?实际上,其商业模式并不复杂,简单来说陪练平台是一个撮合交易平台,一方面是有需求的用户,另一方面是希望通过技能变现的游戏陪练大神。平台在其中抽取佣金,一般是按照10%~20%来抽成。

  游戏陪练成巨头战场

资本圈地结束以后,行业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,垂直领域已经分出胜负,巨头也看到了游戏陪练的潜力。不少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,2019年,淘宝上线了“淘宝陪练”频道,随后触手、虎牙、斗鱼等也推出陪练业务,行业竞争进入了巨头相争的阶段。

对于巨头入局,不少头部陪练平台持乐观心态。杜明江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从目前来看,巨头进场以后,自身的增长速度依然是向上的。目前对流量没什么影响,因为市场够大,大家还是可以继续做大这件事情。巨头进场加速行业进化,教育用户会变得简单一些。

由于自带的陌生人社交属性,游戏陪练平台受到质疑。一些挣快钱的平台有一些擦边球行为,导致不少陪练平台曾遭遇下架风波,有些就此消失。

杜明江回忆到,比心陪练刚赞助IG电竞俱乐部的时候,不少人对游戏陪练行业的态度是排斥的。虽然从游戏陪练的角度看,平台为用户和玩家创造了技能变现的可能性,但另一方面,在大的游戏群体来看,仍然存在质疑的声音。

“至少虎牙、斗鱼、淘宝这些大平台会珍惜自己的品牌,来好好做陪练这件事。”上述从业者表示。

对于未来发展,陪练平台一方面在用户的扩张上下功夫,另一方面则需在电竞领域深耕。比心陪练公布的2020年一季度数据显示,游戏陪练大神在过去一个单季,新增超过102万人,累计注册用户突破3000万。杜明江告诉记者,未来3年~5年希望能够做到2亿的用户规模。

在电竞维度,则需加强和俱乐部的合作。陪练平台受益于中国电竞的快速发展,比如IG在英雄联盟S8夺冠时,比心陪练当月LOL订单量翻倍。电竞也逐渐得到主流媒体认可,这对陪练行业来说,也是一个必须抓住的机会。

以比心陪练为例,目前已经赞助了14家电竞俱乐部。“希望借助电竞俱乐部的正能量形象,实现精准的用户转化,同时也让陪练行业越来越主流。未来5年,我们会持续投入至少1亿~2亿元用于电竞俱乐部赞助合作,或电竞赛事的合作。”杜明江表示。

新浪神评局20200422期

版权声明

本文电竞小王上线!王思聪陪练游戏每小时收费666元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商策娱乐网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下一篇 :返回列表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留言与评论 (共有 条评论)
验证码: